苦橘子

秀亭手种花如锦

呼撸呼撸毛·停更通知

亲爱的各位小可爱,大家好,我是橘子。
写下这段话的我身心疲惫,昨晚只睡了四个小时。
因为最近在忙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,拼命挤出时间来周更两次已经是我压缩吃饭和睡眠的极限,而现在进入白热化阶段,呼撸呼撸毛不得不停更一个月左右。

虽然我知道我的水平不好,写的也没什么人看,也许没必要发这个通知。
但在这期间仍有小可爱坚持着鼓励我,给我小心心,热心的评论,真的非常的感动,也很谢谢大家。因此不想莫名其妙的就消失了,啰里八嗦的还是给这点滴剩余追文的小可爱的一个交代。

一句话概括一下结局吧...


.
.
.






开玩笑的。

如果你还在的话...

我们一个月后见。

希望一个月后的我们都有个好的结局。

爱你们:)

呼撸呼撸毛(ABO)18

笔在西泽的手里转了几圈,力道一松,在书页上划出一道丑陋的疤痕,然后啪的掉在桌子上。

 

西泽叹了口气,烦躁地把书翻得哗啦啦响,直奔答案页而去,用歪歪扭扭的字迹抄上答题的过程。代数里的字母他看到就不耐,完全静不下心。

 

更何况…在经历了那样一个亲吻以后,怎么可能还有心思学习嘛!西泽在心中为自己开脱,回味起当时的触觉,至今仍令他双腿发软。

 

明明说好的三天,这都五天了,连个电话也没有。楼下还有条狗,他也不敢出去,只能在空旷的大厅里打打拳。西泽无精打采地把书盖在头上,放弃般地闭上了双眼。

 

好想他啊……快点回来吧。

 

正当他快趴成一尊石像的时候,楼下的长毛狗欢快地叫了起来。西泽一跃而起,膝盖猛地磕到了茶几的转角,他倒吸一口凉气,来不及揉就往外冲。

 

“邵廷!”

 

挺拔的身影伫立在庭院的门口,西泽甚至忘记了对狗的恐惧,撒开步子就像前抱住了他。

 

傍晚的夜色昏暗,西泽看不清邵廷的表情,感觉到那身子僵了一下,然后邵廷并没有回抱他,只是把手搭在了他的肩上。

 

“你怎么去这么久!”

西泽兴高采烈地在他的颈窝蹭了蹭,坦诚地释放着自己焦糖香气来表达自己的喜悦。他有好多好多话想和邵廷讲,“等着你回来……”

 

“西泽——”

邵廷打断了他,他停顿了几秒,声音听不出起伏,

“我这几天实验比较忙,你先回去吧。”

 

西泽愣住了,他等待了一会儿,面前的人却没有丝毫要解释的迹象。

没有拥抱,没有轻吻,眼前人的心思他一时琢磨不透了。

他尴尬地从把手从邵廷身上拿下来,有些不知所措,

“我……”

 

“抱歉,我等下请司机送你回去。”

邵廷的语气缓和了一些,却没有再看西泽,转身向屋里走去。

 

西泽回到小区公寓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了,打开房门,家里冷冷清清的,床单上有着一层薄薄的积尘。他把包裹往地上一放,靠在了沙发上。

 

按他的脾气此时早该火冒三丈了,莫名其妙地被晾了五天,人一回来就被赶来出去,甚至连句解释也不给他。

 

但他现在却只是感到委屈,被磕破的膝盖隐隐作痛,还没吃饭肚子好饿。明明出门前一刻还……为什么一回来就变成了那副淡淡的态度呢。

 

他的脑瓜子缓慢地转动着,越想越不明白。也许真的是实验太忙没时间教他?

折腾了一晚上他也有些困了,没心情收拾床,抱着膝盖就在沙发上睡着了。

 

 

邵廷的只做了两天实验就回来了,听见楼上钥匙开锁的声音的时候西泽的心颤动了一下。

 

他很想念邵廷,想念他身上散发着木质气息暖烘烘的怀抱,整个灵魂都在向往着与他的亲近。

但是他有点不敢,

他不明白那天他做错了什么,邵廷突然变了一副模样。

 

犹豫再三,他揉了揉头发,最终还是以问问题为借口,拿了本练习册上去敲门。

 

门敲了很久才开,久到西泽几乎要丧失勇气。

邵廷俊朗的面容出现在眼前,

西泽吞了吞口水,“我有一道题不会做,能不能问一下你?”

 

邵廷的表情看不出情绪,他沉默了一会儿,寂静的空气几乎要令西泽紧张得无法呼吸。

半晌,他终于开口,“你上一顿饭是什么时候?”

 

“嗯?”

西泽的脑回路滞停了一下,下意识的回答“记不清了……”

他这几天都是啃啃面包,或者去楼下吃个炒粉。

 

“进来吧。”

邵廷侧身,让出一条道,

“你先坐着,我给你煮碗面。”

 

清汤的面条里打了两个鸡蛋,葱花和油漂浮在汤上,散发出热腾腾的香气。西泽“吸溜吸溜”地吃着面,他透过氤氲的雾气看坐在餐桌另一头的邵廷,眼眶被烫得有些发红,

 

“你是不是生气了?”

 

西泽的声音小小的,他打架不错,脑子却笨,如果邵廷不告诉他,也许自己永远就想不明白怎么回事。

 

“没有。”

邵廷的脸色柔和了一些,他像往常一样伸出手来,捋了捋西泽脑袋上翘起来的毛。

“快吃吧,等下给你讲题。”

 

西泽的心稍稍安定了下来,邵廷一如既往地给他讲着看不懂的题,修长的手指点着公式逼他记下来。两人恢复到了之前补习的状态,晚上去问问题前,也还是能蹭到一顿好饭。

 

邵廷还是那样温和耐心,不厌其烦地给他重复一遍又一遍。

 

但是有许多地方又在不经意间改变了,他也再不会像以前逗弄他那样用信息素逼他认真听课,困了也只是敲敲桌子。他不着痕迹地躲避着西泽的触碰,哪怕是西泽玩笑般的打闹。

 

最重要的是,自从那晚别过后,每次西泽来找他时,邵廷身上用了喷雾型的抑制剂,浓浓的药剂味萦绕在身畔。

 

他再也闻不到那股熟悉的,令人安心的雪松香气。



长佩:http://www.gongzicp.com/index/novel/info/id/4681.php



打滚求评论嘤嘤嘤

好坏皆收

谢谢支持!


呼撸呼撸毛(ABO)17

信息素作为Alpha和Omega特殊的一种激素,其收敛与释放在一定程度上可以由本体控制。

但信息素的味道却往往是随情绪而波动的,它或温柔或狠戾,都是其主人最真实的心意。

换句话说,它永远无法撒谎。

 

他们目光相融,谁也没有开口。

西泽澄澈的双眼一眨一眨,小脸憋得红扑扑,又害羞又焦急。想要表达自己的心意,结结巴巴的几番开口都以失败告终。

邵廷的目光温柔得可以化成水,揉了揉他的脑袋,

“我都知道了。”

 

那油腻腻的焦糖信息素香气,满满盛着几乎要荡漾出来的喜欢。

这让邵廷惊喜,浑身上下如同泡在了甜水罐子里,每个细胞都在叫嚣着欢喜。

 

“咦?可…可是我还没说……嘶!”

西泽紧张得一口咬到了舌头,痛得倒吸一口气。

 

邵廷轻笑,

“舌头咬痛了吧?小家伙。”

他低低的嗓音带着魅惑直抵耳膜,

“张嘴,帮你疗伤。”

 

西泽懵懵懂懂地听话,两片粉嫩的唇瓣微微张开,露出了两颗尖尖的小虎牙。

 

“真乖。”

邵廷带着笑意低下头,毫不犹豫地吻了下去。

 

西泽的瞳孔猛地放大,带着浑厚Alpha气息的唇齿让他瞬间浑身软成了一滩水,被邵廷托了一把屁股才稳住没有倒下去。他从来没有过这方面的经验,更不知道原来亲吻可以伸出舌头,口腔内搅动的声响让他感到又羞耻又激动,脑袋几乎要炸掉了。

 

过了半晌,邵廷怕吓到他改为温柔的舔舐,西泽才稍稍找回自己如擂鼓般的心跳。他学着邵廷,小心翼翼地伸出舌尖在邵廷的嘴唇上点了一下。

 

邵廷的呼吸一滞,随即变得粗重。他狠狠吮住那条还来不及缩回去的小舌头,西泽无法吞咽的津液从嘴角流淌下来,既可爱又色情,看得邵廷眸色一暗,全身上下的细胞都在叫嚣着把他揉进身体更深的地方。

 

“叮咚!叮咚!”

门铃响了,邵廷没有理会,唇间那娇嫩柔软的触感让他舍不得放开。

西泽却呼吸不过来了,他挣扎着推开邵廷,脸红得爆炸擦嘴角吊着的晶莹口水。

 

“我去开门。”

邵廷深呼吸了几口气,又任门铃锲而不舍的响了好几分钟,才平复下情绪下楼去开门。

 

 

“怎么这么慢啊。”

安德疑惑地站在门口,揉了揉扑面而来的长毛狗,抬腿就往里走,刚进屋,就看见西泽趴在茶几上往上面摊作业本。

 

“哟!”

安德乐了,眼神揶揄地扫了一眼邵廷,

“收到屋里了?速度可以啊。”

 

没等邵廷出声,安德看了一眼正一板一眼地拿出草稿纸进行演算的西泽,不由感到十分新奇,

“你有点本事啊,这么烈的一个Omega,被你收了现在乖得跟只兔子似的,可柔软了。”

 

说着,就改不了以前纨绔的坏毛病,伸出手想在那白净的脸蛋上掐一把。

 

“滚!”

手还没碰到脸,就狠狠地被西泽手上的圆珠笔“唰”地画出了一道痕。西泽眉头紧皱,粗声粗气地嚷了一声,眼刀子立马刮了过来。

 

安德眉毛一挑收回手,看了这暴脾气还在啊。

他没有什么坏心思,只是从小四处玩乐开放惯了,一时没忍住。

 

小豹子还是张牙咧嘴威风凛凛的小豹子,

只它现在愿意把最柔软的肚皮留给心爱的人揉。

邵廷在一旁心软得一塌糊涂。

 

安德好脾气地道了歉,赶紧转移话题说正事。

“邵廷,你这边的实验先停一停,学院那边每年的体检征集资料开始了,俱乐部名义上要派出一个代表协助。你是生物医学的,比较合适。”

 

“可以,去多久?”

邵廷略一思索,点了点头。

 

“三天就行,结束了你还接着回这做实验。”

 

“好。”

邵廷看向一旁偷偷竖着耳朵的西泽,

“你就在这乖乖呆几天,我结束了就回来教你……”

 

说着勾起嘴角弯下腰,压低了声音,气流痒痒的扫过西泽的耳廓。

“还有别的…你不会的事。”

 

西泽的耳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红了个彻底,微不可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 

只是他没想到,邵廷这一去,有些事情却再也不愿教他了。


长佩:http://www.gongzicp.com/index/novel/info/id/4681.php

 


呼撸呼撸毛(ABO)16

随着考试周的到来,西泽整个人越发的焦躁了。虽然说军防生文化课的考试并不多,但公共必修的数学和语言却躲不过。邵廷遵守诺言给他补课,但往往没两句西泽就开始犯困,颇有破罐子破摔的意味。

 

在西泽第N此伴着邵廷的声音脑袋小鸡啄米的时候,邵廷长叹了一口气,

“这样下去效率可更不上,再困就要给点惩罚了。”

 

“唔?”西泽睁着朦胧的睡眼抬头去看他。

 

下一秒,勾人的信息素如藤蔓般抚过身体最敏感的位置,激得西泽浑身一个激灵,整个人彻底清醒了。他通红着脸趴在桌子上掩饰下身的反应,眼眸里一会儿就蒙上了一层水雾,断断续续地求饶,

 

“我…我不敢困了。”

 

话是这么说,但该困还是会困。被邵廷这么反复折磨了几次,西泽脸红得受不了了,暗自决定躲开邵廷。他早上比平时早了一个钟出发,晚上也进了屋就锁门。结果没几天又在学校的道上撞见了邵廷。

 

那天他刚好去学校旁的小店烫了个满头金发,正乐滋滋的在校道上走着,抬眼就看到了几步之外皱着眉头看他的邵廷,

 

“怎么去烫了头发?”

 

“帅啊,我听说将军当年就是这个发型呢!”西泽摇头晃脑。

 

邵廷再次皱了皱眉,劣质的染发剂对身体有不小的伤害,真是个不听话的家伙。

“下周一整周我都要去安德的庄园做实验,你带上书过来找我吧。”

 

安德的私人庄园很大,邵廷被安排在一个私人的别墅里,风景十分不错。西泽找了老半天才找到,虽然很讨厌看书,但能获得和邵廷外出的机会,就像是…就像是约会一样。

 

为此他做出了一个重大的决定。

 

邵廷从监视器里看到西泽的身影,就遥控打开了下面的铁门。

西泽探头探脑的进来时,还没来得及看清院内的风景,就被一团半人高的毛团迎面扑到了。长毛垂在他的脸颊上,伴着喘着气的呼吸声。西泽发出一声尖叫,玩命的挣脱开就往上跑,冲上楼梯看到邵廷的身影时,想都没想就跳起来往他身上抱。

 

邵廷一怔,继而稳稳的接住了西泽,嘴角的笑容一点点挑开,

“这么怕狗?”

 

安德养的长毛犬很懂规矩,虽然没有上楼,但仍然热情地呼哧呼哧两眼放光的守在楼梯口。

 

向来作天作地威风凛凛的西泽仍然惊魂未定,仍然像八爪鱼一样紧紧的扒着邵廷不放手,琥珀色的眼睛睁得大大的。

“有点怕小动物!”

 

邵廷失笑,语气里带着宠溺,

“明明自己就是只小动物。”

 

两人的距离靠得很近,温热的呼吸交缠,邵廷抱着西泽的动作突然一顿,他闻到了一丝焦糖的甜味,并不是花香的馥郁,也不似水果的清新,而是像一块融化糖在炉子里熬,融融的流出甜腻到极致的糖汁来,还带着微焦的火气。

 

“你今天没喷抑制剂?”

邵廷的声音微微变了调,眼神一下子带上了属于Alpha的侵略色彩,手指不自觉地在托着臀瓣的部位捏了捏,惹得身上的人一阵轻颤。

 

“嗯。”

西泽红着脸回应,他想要追邵廷,但不知以怎样的方式。据说Omega的信息素对于Alpha有着吸引的作用,他便想试一试,努力的散发着自身原本的味道。焦糖的香气在狭小的楼道里膨胀,半晌邵廷都没有动静,他才不好意思地小声问道,

 

“好…好闻吗?”

 

邵廷几欲要溺死在这诱人的甜味中,带着烧焦味道的糖味腻到了极致,他不再克制自己的信息素,木质的浑厚气息瞬间席卷了西泽周身,占领般的将他和他的甜味包裹在内。

 

他克制住内心几乎要喷涌而出的邪火,深呼出一口气,低沉的声音带着从未有过的沙哑,

“好闻得要命。”



长佩:http://www.gongzicp.com/index/novel/info/id/4681.php



评论真真是我写下去的动力!

感谢支持!

鞠躬!

敬礼!

呼撸呼撸毛(ABO) 15

邵廷端着刚炒好的鸡蛋出去时,西泽正坐在餐桌边等着开饭。座椅对于他来说高了些,因此两条腿在悬在空中晃荡。他闻到香味立马歪过了头,一双琥珀色的眼睛发亮,像一只看到了骨头的猫,就差晃晃身后的毛茸茸的尾巴了。

 

“可以开饭了。”

邵廷不由失笑,在西泽灼灼的目光下把菜放到了餐桌上,西泽小心翼翼的用鼻尖嗅了嗅,眼睛满足地眯成了一条缝,

“好香啊,那我不客气的开动了!”

 

两人闹得有些晚,错过了饭点。回到小区时西泽的肚子就开始咕噜噜的叫唤。邵廷见状,想了想问道,

“我会炒几个简单的菜色,不嫌弃的话要一起来吃吗?”

他本以为西泽今天生了他一通气,回来的路上也没给他好脸色,定会毫不留情的拒绝,谁知小家伙听到有饭吃后,神色间有些犹豫,最终竟跟着他上来了。

看来是饿惨了,邵廷看着他不怎么文雅的吃相,暗忖道。可惜家里食材不多,只做了个炒蛋和蒸鱼,没想到西泽忙着往嘴里塞连话都说不上。

 

西泽本来也是有些生气的,不知道该怎么面对邵廷。但上次煮的粥实在是令他食指大动,没什么骨气的就妥协了。邵廷做得菜式很简单,但味道可以说是绝对的鲜美。滑蛋的温度刚刚好,入口即化带着葱的香味。蒸鱼的火候也掌握的不错,白嫩的一大块鱼肉蘸上浮着姜片的酱油,鲜而不腥。让他恨不得生出八张嘴巴来。

 

西泽一边往口里扒饭一边悄悄的打量着邵廷,他的吃相很优雅,带着从容不迫的风度,仿佛面前是一桌子西餐。修长的手指握住玻璃杯的姿势好看极了,清澈的水折射着转角的光。

 

西泽咽了咽口水,这样好的人还会做菜,要是…要是能……

 

“你盯着我看做什么?”

邵廷低低地笑了一声,带着磁性的声音惹得西泽红了脸,他手足无措地夹了一大块鱼,低下脑袋,结结巴巴的说,

 

“好…好吃的,我从来没有吃过这么好吃的菜,以前胖子大叔都只会买些速冻的罐头回来加热。”

 

虽然吃的饱,但这样的食物却没有家的温度。

一如那漏风阴冷的废弃仓库。

 

邵廷的筷子顿了一下,装作不经意的问道,

“胖子大叔是你的家人么?不和父母住在一起?”

 

他见过西泽的表,房子里的装饰,无疑不是精良的产品,看得出深受父母的疼爱。怎么会容忍柔弱的Omega在生长期每天吃速冻的罐头?

 

“我小的时候走丢了,不知怎么的被运到边境区,胖子大叔捡到收留了我。那里气候特别冷,物资也很少,没那么好的条件的。后来胖子大叔去世了,我来首都这边上大学,登记身份的时候才被父母找到。”

 

西泽的语气很平静,仿佛这十多年的跌宕起伏不过是一句话的事,却听得邵廷血液发冷。他怎会不知道边境区是多糟糕的一个地方?那里常年气候恶劣寒冷,又属于无人管辖的地带,黑色交易猖狂,即便是普通人都不会去触碰。但西泽以Omega的身份在那种地方呆了这么多年,期间的危险与困苦纵然是他也难以想象。

 

这就不难理解为什么西泽这么能打,在那种鬼地方,一个Omega没有防身之术,随便被拖到角落里地方强奸了或是卖掉,怀孕再流产,最终不堪地死去,是几乎注定的命运。

 

但眼前的Omega,仍然生龙活虎的在他的面前埋头吃饭,脑袋上翘起一撮毛随着摆动晃悠晃悠。

他的心尖上的宝贝完好无损。

 

“你怎么了?”

西泽半晌没听到动静,抬起头看见邵廷一副食不下咽的模样,疑惑地眨了眨眼睛,他不好意思的看了看被自己解决掉大半条的鱼,有些忐忑是不是吃的太多了。

 

邵廷缓缓呼出一口气,强忍住心中的震颤,尽量平稳自己的声音。

“没什么。”

他重新拿起了筷子,往西泽碗里夹了最后剩的那块蛋,

“多吃点。”



长佩:https://www.gongzicp.com/index/novel/info/id/4681.php


呼撸呼撸毛(ABO) 14

西泽蜷缩的动作让邵廷皱了一下眉,他扫了一眼颜色变深的软垫,瞳孔微微一缩,他对于信息素一向收放自如,这种程度的攻击按理论只能起到使Omega臣服的作用,却不想西泽敏感至此,竟是直接催情了。

 

邵廷不动声色地移了移身子挡住众人的视线,他没有回头,淡淡吩咐道,

 

“今天的训练就到这里,你们先出去吧。”

 

社员们都噤声大气不敢出一口,听到指示一个个快速的收拾东西离开了。不一会,空荡荡的格斗练习室就只剩下了他们两人。

 

邵廷轻轻叹了一口气,骄傲的猫咪当众臣服在Alpha的信息素下,现在仍然低垂着小脑袋,缩在地上羞得一动不动。邵廷拿过他的西装外套,在西泽跟前蹲下,将大衣裹在他的身上,遮住了身下那块可疑的水渍。西泽没有抬头,只在邵廷触碰到他时抖了一下。

 

“给你长个教训,现在的格斗你当然能以实力取胜,但真正的战场呢?Alpha哪里会和你比武,直接上来就用信息素攻击让你趴下了,就像我刚刚所做的那样。”

 

邵廷揉了揉眉心,他无法形容自己在会以途中接到克里斯电话时的恐惧。回想起上次巷子里约架时的发情期,他不敢想象西泽真的到了前线,一个Omega会遭到怎样的蹂躏。

 

他无法接受西泽那神气的小模样,最后遭受骄傲被撕碎的命运。

宁愿他来当这个坏人,给西泽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。

 

西泽闻言,这才慢慢抬起了头,那张白净的小脸蛋此时看起来委屈极了,眼眶周围红通通的,凌乱的碎毛被汗水黏在了额前,眼巴巴地望向邵廷,

 

“我知道啊,所以我已经很努力很努力的去变强了……”

 

说着,声音就突然哽住了,鼻子一酸,眼泪不受控制的滚了下来,西泽抹了一把鼻涕,

 

“我真的,很想当将军啊……”

 

他何尝不知道作为Omega的身份有多难,但是再苦的训练他都坚持下来了。

可是连眼前这个他最喜欢的Alpha,都不理解他的梦想,当众把他逼入了如此难堪的地步,用生理上的羞辱让他明白自己的天真。

 

甚至连他去看一眼战场的愿望都剥夺了。

 

邵廷的眼中闪过一丝痛惜,他也很难过,但原则问题不能让步。他揉了揉西泽的头顶,放缓了声音,但言辞仍然坚定,

 

“我很抱歉,但是不行。危险一旦发生,你的这一生就毁了。”

 

西泽拼命眨着眼睛想把眼泪憋回去,但泪水和鼻涕仍然糊了一脸。他用手胡乱擦着,哽咽得气都不顺了,鼻尖发红。哭腔软软的,话语黏糊在一块,

 

“为…为什么呀,就因为我是Omega吗。”

 

“我好想念胖子大叔啊,我穿..穿军装,可帅气了。可他还没等到我穿上的那一天呢,就走了……”

 

“你怎么就是不信呢?我..我很很厉害的,真的……”

 

到最后,西泽吸鼻子吸得连话都说不上了,邵廷心尖被戳得生疼,他伸出手把西泽搂在了自己的怀里,暗自喜欢的Alpha的气息渐渐抚慰了西泽,他没有反抗,在温暖的怀抱里哭得一抽一抽的。

 

“别哭,你会过的很幸福的,我保证。”

 

邵廷紧了紧手臂,蹭过他的脸颊,轻柔的剥开被汗湿的碎发,丝毫不介意昂贵衬衫的袖子被鼻涕和泪水黏上。

 

西泽难过极了,无意识地往喜欢的Alpha怀里钻,把头往里埋了埋,

 

“可是我今天好丢脸,我..我也不知怎么的就那个了……我还专门翘了课去前线呢,我怎么也听不懂,这下还要挂科了……”

 

邵廷揉了揉他的脑袋,温柔的哄道,

 

“我教你好不好,不难的。”

 

说着手又向下探了探,在湿掉的裤裆处勾了勾,惹来身上人的一阵轻颤,

 

“没事的,这是正常现象,相信我这个医学生。”

 

西泽先前哭得昏天黑四,又受了这么大的刺激,这会儿在令人安心的气息中终于累了。他脑袋一歪,抿了抿嘴巴慢慢陷入了睡眠。

 

邵廷搂紧了他,安静地注视着西泽的睡颜,伸出手摩挲着西泽的脸蛋,然后轻轻在他的额上落下一个吻。

神色专注得如同一个承诺。



长佩:http://www.gongzicp.com/index/novel/info/id/4681.php


一如既往的想看评论哭唧唧


呼撸呼撸毛 13

三天之后,西泽如愿以偿地踏上了前往基地的旅程。

 

这是他第一次穿上军装,墨绿色的布料服帖的勾勒出精瘦的身材,暗铜色的腰带一束显得整个人神气极了。常年格斗的训练使得他虽然是Omega但看起来并不娇弱,因此在分发装备时后勤人员看了他一眼,并没有怀疑他作为Beta的身份,仅仅核对了身份信息就放他上了前往基地的运载器飞机。

 

前往前线试炼的军防生们闹哄哄的挤在一起,每个人都有一个固定的座位,上面有如同铁杠一般的装置保证安全。下达出发的命令之后,飞行器发出巨大的嗡嗡声响,震得人头皮发麻,其中夹杂着血气方刚因兴奋而发出的呐喊。

 

气流席卷了机舱,西泽置身于其中,眼前是透视窗外逐渐缩小的首都城市,肩头是隐隐发烫的联邦徽章,不由的心潮澎湃。他从小就向往有朝一日能成为一名驰骋沙场的将军,虽然现在离那种威风凛凛的形象还差得远,但毕竟是第一次上位于边境战场的军事基地,这让他不禁摩拳擦掌,跃跃欲试。

 

运载器的飞行并不平稳,气流的颠簸严重,不少第一次乘坐的军防生都难受的吐了。西泽咬紧了牙关,他没有吃什么早餐,但也足以感觉到胃里并不舒服。一直到正中午,广播里才传来通知,

 

“离目的地到达还有十五分钟,请所有新兵到C出口集中,跳伞降落。”

 

西泽深吸一口气,背上自己的装备包,步履有些不稳的站起来迈向集合地。他已经算里面的情况较好的了,大部分人一时半会儿都挪动不了,只能眼巴巴的看着他向前走去。

 

负责这次新兵试炼任务的交接官是军事技术学院的克里斯,他是高年级中的佼佼者,即使武器研究部的也是军防训练营的成员,早就被吸纳进灵顿俱乐部。此次他来就是选拔适合加入俱乐部自动化武器实验的人员。在下令打开舱门口,他站在通风口计时,意料之中地没有看到陆地训练的集合速度,直到过了五分钟,一个人形才影影绰绰的向这边挪动。

 

他满意的冲那人点点头,正打算开口问他的名字,那个新兵的脸就移到了光亮之外,他楞了一下,然后惊诧的半晌说不出话。

 

见鬼了,这张白白净净的面孔可不是茶话会上邵廷的那个Omega吗?他不敢耽搁,迅速连线了俱乐部成员的公用电话。彼时邵廷正在开会,待他表明清楚状况后,电话那头传来了邵廷咬牙切齿的声音,透着少见的焦躁。

 

“立马把他给我带回来!”

 

克里斯叹了口气,自认倒霉。自从见识过这个Omega的本事后,他也不敢掉以轻心。二话不说让两个勤卫兵制服住西泽,然后联系运输器里的小型飞行机亲自押送他回去。

 

西泽在被制服住的时候就已经明白自己的身份暴露了,他怒气冲冲的被“固定”在副驾驶,朝克里斯不甘心地嚷嚷。

 

“就算是Omega又怎么样,我的武力值评定是S+,之前那位这个等级的Beta不也是当将军了吗?”

 

克里斯被他吵得脑仁疼,无可奈何的回复道,

 

“S+的评定不一定就是最厉害的,那位将军当年还是格斗社的首席呢,单挑打败了里面所有的Alpha成员。”

 

西泽猛地转过头来看了他一眼,眼神中似有焰火,却最终意外的没说什么。

 

小型飞机在下午的傍晚停在了学校的草坪上,西泽从里面被放了出来,仰起头问仍然坐在驾驶席的克里斯,

 

“格斗社在哪里?”

 

克里斯扶了扶额头,他等会儿还要开飞机回基地,实在是放心不下却也不能再看着他。只好把位置告诉了西泽,然后又给邵廷打了个电话,让他赶紧回来。

 

西泽找到格斗社的练习室时正巧是他们的自主训练时间,面对西泽提出要单挑全员的要求Alpha们面面相觑,格斗社确实有着打败所有人当上首席的传统,但面前这位是个精贵的Omega,联邦的稀缺性别,格斗的时候稍有不慎就会放出信息素,对Omega的腺体造成伤害。

 

于是每位Alpha都谨慎克制地跟西泽过了几招,无一例外的被打趴下了。西泽不耐烦的挥了挥手,语气暴躁,

 

“你们没人了吗,现任首席呢?叫他出来和我打!”

 

一片长久的静默中,“吱嘎”一声突兀的响声,格斗社的门被推开了,所有人不由回头去看,橙红色的阳光照倾斜而入,在软垫上映出一道修长的影子。

西泽抬眼,面前熟悉的人穿着贴身笔挺的西装,俊美的面孔上看不出喜乐。他一边注视着着西泽,一边伸出手扯松了领带,将西装外套利落的脱下,卷起手腕处白衬衫的袖口。微凉的嗓音响起,

 

“我是邵廷,格斗社现任首席,我来陪你打。”

 

西泽怔住了,他没有想到邵廷还有这一个身份,也没想到眼前的人为什么会穿着西装突然出现在这里。他反应了几秒,才点了点头,站到了软垫的一侧。

 

他看着邵廷脱了皮鞋,走上软垫,全身立马紧绷起来了。他知道邵廷的实力,也一直想与他比试一场,但现在却莫名没有了从前的那种兴奋感,他才刚刚确定了自己的心意,但眼前面色冷淡的邵廷令他感到陌生,甚至隐隐中透出一股危险的气息,让他不安地攥住了手心。

 

随着裁判员的一声令下,邵廷却没有动作,西泽一咬牙决定先发制人,一个箭步冲上前去,拳头虚晃实则攻其下盘,他先启动的快,任邵廷就算抵御也只能减轻一部分伤害,无论如何也来不及出手,他倒要看看这下邵廷会采取什么动作还击。

 

下一秒,铺天盖地的信息素席卷而来,带着不加掩饰的张狂与压迫,木质浑厚的雄性激素瞬间将他包裹。西泽的拳头软了下来,眼前一黑跪倒在他的脚下。西泽的脑袋完全懵掉了,过了许久才反应过来邵廷根本没有动,他甚至没打算和他打,一开始就使用了信息素攻击。

 

他想抬起头骂他混蛋,却浑身颤抖得不受控制,邵廷没有使用排斥性的信息素攻击,而是使用了使Omega天性臣服的信息素。西泽感到自己的脸越来越红,身体内仿佛被勾起了一簇小火苗,双腿软的直打颤。他的生理上想求眼前的人垂青,求这位让他臣服得人撕咬他的腺体,求他狠狠地……

 

下一秒,西泽的浑身僵住了,他羞耻地加紧了双腿,眼眶发红几乎要哭出来。

因为他感觉到,身下的软垫上被一道晶莹的粘液弄脏了。



长佩:http://www.gongzicp.com/index/novel/info/id/4681.php





想看反馈看评论嘤嘤嘤

呼撸呼撸毛(ABO) 12

晚上邵廷正看着书,就听到门铃响了。

他起身去开门,是西泽来还早上的保温壶。

 

邵廷接过被洗的湿哒哒还在向下滴水的饭盒,抬头看见西泽的样子时,不由皱了皱眉头,

 

“你脸怎么这么红,有些发烧?”

 

说着就伸手去探,温暖的掌心贴上额前的碎发,西泽轻颤了一下。

 

“还好没有。今天早点回去休息,体力恢复的快。”

 

西泽听闻却没有动,只是涨红着脸,眼神躲闪。邵廷有些疑惑,于是放缓了声音询问,

“是不是还有哪里不舒服?”

 

西泽摇了摇头,连耳尖都变红了。他咬了咬嘴唇,感到一阵口干舌燥,手心被汗打湿了。

 

他本来想简单直接的告诉邵廷自己的喜欢,但真正站到这个人的面前时,闻到令人心跳加快的信息素,与那双深邃温柔的黑色眸子对视,他却突然不知该如何开口。

 

这是他第一次喜欢一个人,原来感觉是这样的,就像脑子被咕噜咕噜涌出来气泡水填满了,嗓子紧张得一发声就会破音,连四肢也不知该往哪里放好。

 

邵廷没有催促,耐心地注视着他。

 

小豹子似乎很苦恼,焦躁的挠乱了头发,急得连汗都渗出来了,却半晌都没吐出一个字。这幅模样可爱极了,几乎让他想要把人圈进怀中揉一揉,哄着他说出有什么烦恼。

 

西泽憋得脸发紫,最终还是没能说出来。他泄气地摆了摆手,有闷闷不乐地嘟囔,“谢谢你的粥,我回去了。”

 

为什么说不出来呢,他气恼地没有理会身后还愣着的邵廷,大力踩着步子下楼了。

太奇怪了,他捏了捏自己的嗓子,没失声啊。

 

回到一个人的屋子里,西泽郁闷的打开了手机,他从来没有和别人好过,难道是自己的顺序出了问题?他点开浏览器,打算在网上查查追人的流程,却突然被右下角提示新消息的通知吸引住了目光,点开链接,军防生的教务首页就刷出了一条令他血液上涌的公告:

 

“前线试炼兵招募。”

 

他激动得一个鲤鱼打挺坐直了身子,关于恋爱的烦恼一下子完全被抛到了九霄云外。他粗略地扫了两眼注意事项,然后就迫不及待的点开了附件的报名表。

 

等着上前线这一天等了好多年了,从胖子大叔给他描述以前联邦战争开始,他就憧憬着有朝一日自己能去前线看看,那令人热血沸腾的阵仗,酣畅淋漓的打斗,凭实力称王的沙场,无时无刻不在牵动着他的心魄,这简直是一个绝佳的机会。

 

但西泽的兴奋在填到个人性别信息的那一刻戛然而止,那一栏只有两个选项可以钩画:

Beta; Alpha

没有Omega。

 

他眨了眨眼睛,往屏幕前凑了凑,血液逐渐冷却。

眼前的白底黑子刺痛了心脏,

他不能去。

 

这个认知让他几乎在一瞬间感到呼吸困难,挪动鼠标的手不得动弹。

凭什么?他想怒吼,一股无力的愤怒弥漫开来。他的武力值甚至远远高于许多Alpha,不就是那个该死的发情期吗?他才刚过完!

 

等等,西泽的眼珠突然一转,这意味着他在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不会被这个困扰。而这张表所需要提供的证明仅仅是武力评定证书。

 

他盯了那张表几秒,然后大笔一钩,毅然选择了Beta的空项。

手在鼠标上磨蹭了一下,最终还是点击了发送。

 

长佩:http://www.gongzicp.com/index/novel/info/id/4681.php


今天时间太紧了,就更一小点点,望不要嫌弃,因为在争取试图努力做到也许可以或者可能日更ლ(°◕‵ƹ′◕ლ)

一如既往的爱你们:)

呼撸呼撸毛 11(ABO)

强效力的抑制剂硬生生的把Omega的发情期缩短至了三天,西泽清醒过来的时候如往常一样感到浑身发虚,嘴唇因长期缺水而发干。他哆嗦着饿得发抖的手往沙发底下探,想找出早就储备好的食物和水,却只摸了一手的灰尘,在心底暗骂一声,这才想起来很久没有补给,已经被一次次的发情消耗光了。

 

裤兜里的手机黑屏没电,西泽捣鼓未果,便把它往沙发上一扔,自己也瘫在了地板上。他饿得胃痛,却没有力气挪动半分了。如果这是在战场上,自己是不是就要因为这个可笑的发情期原因,死在某个地方都没人知道?

 

正当他脑袋混沌想不出个头绪的时候,耳边传来了钥匙插进锁头的声音。房门被打开了,光亮一下子闯入昏暗的室内,西泽下意识的的眯起了眼睛,在那刺目的白色中出现了邵廷影影绰绰的面容。

 

“醒了?我离开的时候拿走了你的钥匙,根据药剂量计算出这时应该结束了。”

 

邵廷看了看像只烂袜子一样瘫在地板上的西泽,微微使力把他扶了起来,靠在自己的肩膀上。然后从一旁的纸袋子拿出一个一个保温煲,打开最上面那一层。

 

“没力气吧?先吃点东西。”

 

热气腾腾的粥散发着白米的香味,里面的肉和菜都熬的很烂,西泽顾不得其他,“吸溜吸溜”的端起碗就喝。不同于又干又冷的储备粮食,温热的食物抚平了他褶皱的胃,浑身上下都仿佛被泡在了暖呼呼的罐子里。

 

“好香!你自己做的?”

西泽喝了大半碗,这才想起来问他。他清澈的眼睛全然注视着邵廷,透出一股子崇拜,嘴边还糊着一圈白花花的粥汁,样子呆呆的有些滑稽。

 

邵廷看得心都要化了,轻轻“嗯”了一声,然后又笑了笑,

“你现在臭烘烘的。”

 

西泽的脸“唰”的红了,三天没洗澡,信息素被他控制的极好没漏出一点,浑身上下都是汗味。他看了一眼衣衫整洁的邵廷,作为一个Omega在优秀的Alpha面前丢脸,让他不好意思地往后缩了缩。

 

邵廷却没有介意,反而靠近他,鼻尖在他的颈间嗅了嗅,“你的信息素是什么味道的?”

 

他的声音低沉而带有一丝磁性,醇厚的气息仿佛缭绕在鼻尖。西泽却不知怎么的结巴了,

 

“告…告诉你干嘛,你又不需要知道。”

 

不像其他故意释放自己甜腻信息素吸引Alpha注意的Omega,西泽觉得这味道是属于Omega私密的一部分,于是他像小松鼠在冬天里埋松子一般把自己的信息素藏得很好,晃着毛茸茸的大尾巴虚张声势的防卫着眼前步步逼近的人。

 

邵廷从喉咙里发出一声轻笑,他的眼神有些玩味,

“那谁需要知道呢?”

 

西泽噎住了,连邵廷揉了揉他的脑袋也没在意。但邵廷似乎并不在意他是否回答,他感受着掌心下难得温顺的触感,温声道,

 

“你吃完了洗个澡再睡一觉,我先回去了,有事就叫我,就在楼上。”

 

直到邵廷出了门西泽久久不能回神,他呆滞的捧着碗,脑子里回响着邵廷“那谁需要知道呢”的语调。

 

他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,如果真的有人能闻到他的味道,那应该就是和自己结为一体的另一半Alpha了吧,得出这个结论后,和羞怯感一直涌上心头的,还有邵廷那张俊朗的面容和强大的松木气息。

 

毫无疑问,他是一名强大的Alpha,武力值和智力等级够很高。但他却并不粗鲁,性子温和沉静,对他也不错。不禁救了他,还带他去看了将军碑,最重要的还是,对于西泽这种厨艺一窍不通的人来说,他做的粥真的非常非常好喝。

 

偶尔也有着很温柔的眼神,包容的倒映着到处闯祸的他。

 

西泽一本正经的数完邵廷的好处后,粥都凉了。但他的脸颊确是滚烫的,心口也跳的飞快,手心里都是热乎乎的汗。

 

我好像看上他了。

西泽默默叨叨着,迷糊的脑子此时转的飞快。他一向是雷厉风行的,接下来要怎么做呼之欲出。

那是不是应该追了?

脸上又涌起一阵热流,西泽一口咬住了勺子。



长佩:http://www.gongzicp.com/index/novel/info/id/4681.php




呼撸呼撸毛 10

邵廷从未料想到自己人生中也会有像现在一般狼狈逃窜的时刻。

 

手上拽着脱力的Omega在狭窄的巷道狂奔,身后气急败坏追赶着Alpha混混,嘴里不断爆出粗鲁的骂人脏字,料定他们是打不过就逃跑。这话听得邵廷青筋暴起,就凭这种货色的Alpha?他想立马冲着那歪斜脖子和脸颊来一拳。

 

幸而大脑还在如常冷静地运转着,西泽的步伐已经越来越迟钝了,不能在这里耽搁。虽然看西泽的样子明显受过训练,能够抑制住自己信息素一丝也未泄露出来,甚至还能神志清醒的跟着他跑。但万一发情期真正爆发,这鱼龙混杂的巷子里眼红了的Alpha就会一拥而上。

 

“你还能坚持多久?”

邵廷喘着气压低了声音问他,

 

“根据我往常的经验,还能延迟抑制五分钟。”

西泽的脸红扑扑的,汗珠从一旁滑落。

 

“你往常的经验?你有往常的经验还不算算日子今天出门打架?”

邵廷有些怒了,如果没有他偶然跟着,后果简直不堪设想。

 

西泽对他的话不置可否,只抬了抬手臂,

“别走前面,上次跟那边的人结下了梁子,估计正等着我呢。”

 

邵廷气结,但这不是教训人的时刻,西泽手上出的汗越来越多,他在脑中迅速规划了一下路线,决定还是绕回学校的大道比较安全。

 

 

俱乐部的主席安德此时正悠然坐在校门口一旁的咖啡厅,“约谈”被规规矩矩的请过来的人。

 

“亚利,这份专利的申请是你提出的?”

安德面带微笑,看向对面人的眼神却隐隐带着令人不寒而栗的压迫感,

“那你可以解释一下,为什么其中有关工程设计这一块,会和前几天邵廷给我报告数据一样?你从哪里拿到的资料?”

 

对面被称为亚瑟的Omega却没有丝毫慌张,他没有碰安德给他点的咖啡,拿起一旁玻璃杯中的水喝了一口,才温顺地开口,

“听您的意思是我窃取了别人的研究成果,但这项专利是我独立开展的,并没有看过邵廷学长的什么报告,而且想必您也知道,这种东西应该只有您能接触到。”

 

安德抿了一口咖啡,没有说话。确实,这份报告邵廷不可能轻易给别人,副本只存于自己手中,但他还是不可置信,怎么会有这么巧的事?况且眼前的还是一个Omega,独立研究的水平怎么会赶上邵廷?

 

“主席,如果您还存有疑虑的话,不如让我和邵廷学长沟通一下。我并不知道邵廷学长的具体研究方向,也许其中会有所差异,并不像您想象的那么相似。”

亚利的语气还是温和的,一如他身上散发出来的Omega信息素,像是某种甜牛奶,让人心气平和。

“现在我可以先回家吗?天色黑了我一个Omega走回去不安全。”

 

安德点了点头,转头正要对一旁的手下说“送他回去”,却被眼前的景象惊的咽了下去。他沉默了几秒,不确定地开口,

“那不是邵廷吗?”

 

视线里的邵廷拉着上次的Omega断断续续地在马路上跑着,外套风衣掉了一半而浑然不知。身后追着一个拿着酒瓶的醉鬼。

 

这画面实在太过难以想象,一众手下和安德目瞪口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,直到邵廷一眼看到了他们,视线甚至没有做过多的停留,甩下一句。

“安德,帮我挡一下!”

 

安德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来,他朝一旁的手下使了一个眼色,对方立马就上去擒住了醉鬼。这种水平的人甚至不需要他动手。

 

难道邵廷的武力值不是S+等级?他记错了?

留下安德一人满肚子疑惑在原地纳闷。

 

邵廷跌跌撞撞带着脚步虚浮的西泽终于回到了家,他从西泽的口袋里摸出钥匙,打开了他的家门。

 

“抑制剂在抽屉里。”

西泽瘫坐在地上,没有什么力气,却十分娴熟地从抽屉中摸出了两瓶药剂。

 

邵廷愣了一下,然后迅速的找出针筒,手法干净地注射进了西泽的体内。他来不及开灯,只能隐隐辨认出这种标识的抑制剂效力十分的强,市面上禁止流通。Omega注射以后甚至不会爆发难耐的情热,只会陷入昏睡状态,当然,长期使用对体质有着无可置疑的副作用。

 

西泽从哪里来的这种抑制剂?

这种熟练的反应,难道他的每一次发情热都是在这样的昏睡中度过的吗?

想及此,邵廷微微皱了皱眉。

 

两针下去以后,西泽果然开始犯迷糊,他眼神迷茫地看了看眼前的邵廷,眨了眨眼睛,然后眼皮就耷拉下来了。只在无意识中蹭着沙发的边缘,像只懵懂的幼崽小豹子,收起了锋利的爪子露出肚皮躺在地下翻滚。

 

邵廷喉结动了一下,知道自己必须尽快离开,否则身上的Alpha信息素会刺激Omega,影响药剂效力的发挥。他强迫自己把眼神从那段白暂的后颈上挪开,起身,关上西泽的家门。

 

但他的手却迟迟没有从门把手上挪开,西泽的训练使他自始至终都没有泄露一丝属于他信息素的味道,更不存在什么发情热期间更浓烈的生理诱惑。

 

但是他却情动了,邵廷把额头抵在冰冷的不锈钢门上,呼出一口粗气。

他想把那药剂扔进垃圾桶,拥那软乎乎的Omega入怀,占领性的咬住他的后颈,然后在西泽微微的颤抖中温声安抚他别怕,用鼻尖蹭过他散发着诱惑信息素的每一寸体肤。

 

他想闻闻西泽的味道。




感谢每一位留言的小天使,爱你们!

自己在被窝里看评论偷着乐~


长佩:http://www.gongzicp.com/index/novel/info/id/4681.php